新浪新闻客户端

环球时报:德国外长不该被美国和乱港分子指挥

环球时报:德国外长不该被美国和乱港分子指挥
2019年09月11日 08:04 环球时报
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

  原标题:社评:德国外长不该被美国和乱港分子指挥

  黄之锋去柏林,德国外长马斯见了他。中国当然要对此坚决反对。黄之锋是香港极端反对派人物,更是分裂分子,任何国家高官都不应当用与他见面的方式干涉中国内政,这是北京的一贯态度。

  默克尔总理上周刚刚访问中国,其间对香港问题表态谨慎。马斯外长见黄之锋发出的是与默克尔访华不同的信息,削弱了上述访问的意义。马斯的行为飘出一种市侩的味道,它不会促进德国的利益,而只会造成损害。

  马斯见黄之锋根本不是有主见的表现,而是被美国和黄之锋这样的乱港分子牵着鼻子走。在中德注重发展合作的时候,屈从于一些舆论的压力,见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乱港小青年,如此的机会主义姿态不会给德国带来光荣。

  中国一方面要继续向欧洲国家施压,反对它们的官员就香港问题说三道四,一方面我们要立足支持特区政府稳定香港局势,争取大多数市民对止暴制乱的支持。西方舆论注定要在外面闹,但香港的利益与西方的利益是不一致的,这一关键事实被乱象掩盖了,必须让它清楚地彰显出来。

  黄之锋在柏林鼓吹,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,香港就是新的柏林。我们相信,香港多数人不会愿意自己的城市变成“新冷战的前沿”,那样的话城市将面临着不可救药的撕裂,永无宁日。极少数最极端的乱港者呼吁美国国会通过威胁香港前途、有可能取消香港特殊关税待遇的法案,也不会受到香港大多数市民的欢迎。

  黄之锋这样的人等于是在呼应对香港社会“揽炒”,也就是玉石俱焚的鼓动。这是只有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最后期才有的歇斯底里,香港广大民众怎么可能会陪他们?

  香港的事情依然很复杂,这当中有香港民众的一些普遍不满,有最激进的暴力示威者,有想渔利的极端政治反对派。在外部,有想把香港搞成扰乱中国及对华施压杠杆的美国,也有主要以意识形态方式掺和、起哄的一般西方国家。

  应对这些不同的力量需要不同的方式,总的来看,我们需要信心和耐心。

  香港是法定的中国的一部分,它是中国治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,解放军在那里驻扎,香港局势的底牌全都在北京的手里。这一点中国内地人知道,香港人同样知道,国际社会也是清楚的。北京的立场永远在香港最有权威,是任何力量都无法迈过和撼动的。

  香港特区政府一直没有向暴乱分子屈服,警察力量一直忠于职守,都说明“一国两制”是强大的,北京提供的支持是非常管用的。近来香港警队的止暴制乱行动愈发坚决,暴乱分子虽然丧心病狂,但参加示威的民众明显减少,局势出现了一些令乱港势力沮丧的动向。

  另一方面,这会是一场长期的斗争,根本原因在于香港问题的上述复杂态势短期内改变不了,博弈会持续下去。在香港体制下,形势的今后动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意的方向,可以肯定的是,时间在爱国爱港力量的一边,在全国人民一边。

  香港的繁荣离不开祖国这个大后方,也离不开香港的法治与安定。香港社会与内地社会存在价值差异,但这不妨碍香港在祖国大家庭中扮演独特角色,继续做中西之间的桥梁。做桥梁还是前线,香港一定会冷静地选择前者,这一点决无悬念。

  美国对香港的干预能力是有限度的,德国自己很清楚,它在香港问题上就是个打酱油的。马斯外长的表演是在默克尔总理访华之后,它是个典型的精心计算得失的秀,表现的不是道义大气,而是市井政治的小家子气。

  香港的事情谁主沉浮,轮不到西方的力量,更轮不到柏林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每日军情TOP5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1分3D计划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1分3D计划官方微信(sinamilnews)

新浪1分3D计划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